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笑聞 | 9th Sep 2012 | 在白袍以外 | (131 Reads)

你試過發呆嗎?

你試過在發呆中思考嗎? (還是在思考中發呆呢?)

最近為了論文題目經常發呆也經常思考。

紅蘋果好,還是綠蘋果好?

 (閱讀全文)

笑聞 | 24th Aug 2012 | 在白袍以外 | (36 Reads)
最近準備為Diabetes HK 寫篇文章, 才發覺自己很久很久沒有執筆寫出什麼,執筆不單忘字,甚至連標點符號的運用也感到吃力。忘記了一些,但卻記起了那份情, 那份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情。離開彷彿是為了回來,這次我不是一個人回來,我有了很好的妻子很可愛的女兒。

笑聞 | 25th May 2009 | 我在杏林裡... | (133 Reads)

我:'這個病人今次入院主要是由於照顧問題。"

上司:'哦。'

我:'他一個人住,是獨居伯伯,而且患有老人癡呆症,情況也嚴重,已經幾次"唔見錢"。'

上司語重心長:'依家香港地唔見錢,唔一定係老人癡呆喎,你同我都唔見好多錢啦!'

"又係噃"

(正值金融海潚期間...)


笑聞 | 22nd Oct 2008 | 我在杏林裡... | (161 Reads)

在醫院的電腦系統,每個病人都有個檔案,其中包括他們的藥物敏感記錄。當中醫生要填那項藥物有敏感反應,有什麼敏感反應出現,以及對這個所謂敏感的病歷有幾肯定。例如:

病人甲對盤尼西林penicillin 有敏感, 反應manifestation為起紅疹, level of certainty 為certain。

但見更多的是:

病人乙對盤尼西林penicillin 有敏感, 反應manifestation為 uncertain , level of certainty 卻為certain。

或者病人丙對盤尼西林penicillin 有敏感, 反應manifestation為certain , 但level of certainty 為uncertain。

we can be certain that something uncertain has happened or sometimes, we can be uncertain that something has certainly happened ; am i interpreting this correctly? are you certain? :)


笑聞 | 22nd Oct 2008 | 還是醫學生 | (281 Reads)

翻開醫科字典,裡頭有著無數疾病,而每種疾病又有著無數變化,醫生靠的便是一把咀和一雙手,將病情問個清清楚楚,把檢查做得妥妥當當。醫學生在醫學院五年,學的便是要掌握這些技巧。為了增加練習機會,同學間會互相練習,假扮病人,記得二年級學抽血時,一班同學齊齊捲起衫袖,伸出手臂,右手拿著針,戰戰兢兢地‘互抽’,痛楚難當。

腕管綜合症-- carpal tunnel syndrome,是手部某條神經線被擠壓所致的一連串毛病,其中一項臨床檢查叫tinel sign,做法是用手指敲打病人手心位置,若病人在某些指定位置出現numbness,便算是陽性反應(numb,痲痺,粵音‘冧’)。

有一次,我和一位女同學在地下鐵練習tinel sign,她扮腕管綜合症病人。我輕輕執著她的手,然後用另一隻手敲她的掌心,問:‘numb不numb?’
她說:‘ numb呀!’
然後,我留意到車廂內的人開始投以奇怪目光。我不以為然,再試另一隻手,再問:‘numb嗎?’
她說:‘好numb,比剛才更numb!’
下車時,一位老伯走過來對我笑說:‘後生仔,我以前和老太婆也沒有你們這麼冤氣,哈哈!’
我倆恍然大悟:一對痴男冤女手拖手,含情脈脈、情深款款地在車廂喊‘冧唔冧? ...好冧好冧’,又真係幾冤氣~!


笑聞 | 22nd Oct 2008 | 還是醫學生 | (199 Reads)

醫院服務雖然比十多年前大有進步,但很多時候patient都要很patient地等,等看醫生,等做檢查,等報告,等拿葯。大人不明白,間中會在門診大發雷霆,小孩也不明白,但他們的反應卻可愛得多。

明仔因生得矮小,今天來看兒科醫生。看罷,醫生叫明仔去三號房抽血,抽了血才可以離開。明仔看看手錶,一副焦急的樣子道:’要多久,我要趕往補習啊?’

醫生說:’約半句鐘。’

明仔由一副焦急的樣子變成一副驚恐的樣子,’半句鐘?要抽那麼多大桶的血嗎?’他打顫地說。


笑聞 | 22nd Oct 2008 | 在白袍以外 | (133 Reads)

爸爸:

辛苦你了,自從媽媽離開以後,你便獨個兒肩負起這個家,身在內地工作,心卻要日夜在為我和妹妹而掛憂,媽媽不能與你一起笑、一起憂,你的擔子必定很重很重。

可能真的很重很重,重得挨出病來,眼裡看著你日漸消瘦,心裡是苦澀難受,我再找不到往日你那洪亮親切的聲音,你很辛苦,我感受到的;病,的確很辛苦。縱然偶有怨言,但爸爸你仍能積極面對;一個個壞消息,你有宛如巨人的勇氣去承受,應付病魔之餘,你還花心神為我和妹妹打點未來,著我們學懂煮飯燒菜,其實,我們早己學懂,但我倆知道整天在外的你必然放心不下,日夜掛憂。

很重的擔子,很重的病,沒有轉彎抹角,很直接,卻不簡單。

這樣的路,只能一直走,是多麽的易走,也是多麽的難走。

最後,你也走完這段路,和媽媽在天國相聚。我還記得你在病床說很掛念媽媽,我也是。爸、媽, 我愛你。

女兒 惜鳳上


笑聞 | 22nd Oct 2008 | 我在杏林裡... | (111 Reads)

曾經寫過以下的一段

"心理素質不佳, 臨床發揮不好,
信心不夠,面對病人不敢開口,面對考官腦筋糾纏不清,
是一片空白, 是一片凌亂,
看來還有很多要學習,至少要學習如何處理這些壓力,不是考得好或不好的壓力, 是合格還是不合格的壓力,這些算是醫學院的課程之一吧. 多謝醫學院, ’丁’(distinction)的同學仔便學少了這些,也許,這是我唯一比他們學得多的東西......

當天的我, 真的應該踏進醫學院的門檻嗎?
很難答,又有誰會知道答案,當天不選擇讀醫,不知今天會怎樣,今天繼續讀醫,不知他日又會怎樣。不必想吧,既然生命不能重頭再來, 亦不用重來,繼續踏步走!"

今天,我有了答案, 畢業兩年有多,越來越愛穿起這件白袍、帶上黑溜溜的聽筒在病人堆穿插。

I am certain about it!


笑聞 | 14th Aug 2007 | 在白袍以外 | (289 Reads)

看了明報篇有關一個伊朗少女的報道。

大疑惑......
十八歲的弱智少女,八歲時被母親迫賣淫,現在伊朗政府控告那少女,告她不守道德,判了鞭打及死列。對!是那少女被判列,不是母親......大疑惑......

不明解......
伊朗雖然是一夫多妻制,但伊朗法例對男人娶妻的數目絕對有嚴格限制!法例規定一個男人最多只可有四個永久妻子和無限個臨時妻子,臨時的定義為24小時至......99年。對!是99年,不是99小時、99日、99個月。這樣的上限限制.......不明解不明解.......至少,我知道伊朗政府反對一夜情,因為從臨時的定義,至少你也要維持24小時夫婦吧。


笑聞 | 14th Aug 2007 | 我在杏林裡... | (472 Reads)

"八號風球現正懸掛..."

我們是其中一個就算天塌下來也要上班的行業(按:若然天真的塌下來,別說放假,恐怕要超時工作吧!) 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